足球盛会如期而至,中东国家卡塔尔豪掷2200亿美元为本届世界杯保驾护航。在举办世界杯的同时,这个面积比天津略小的国家正在积极谋划一个未来世界,打造一个不单纯依靠石油和天然气的可持续国家;无疑这一举动和结果都是时尚的,卡塔尔也必将“纵横世界杯,基业长葳蕤”。

当然提及时尚与足球,我们一定不能忽略球衣,尤其是本届世界杯早就给时尚圈注入了一股Bloke core风潮。赛场上,球衣除了功能上提升球员的战力,还囊括了教练团队的智慧、球员的光辉荣耀、球队的团结合作,乃至民族精神、竞技精神、全人类的友谊与梦想。

每届世界杯赛前的几个月,都会有全新的球衣设计问世,“穿新衣,迎大赛”成为一种传统,更是反映了人们对饕餮盛宴的期待与重视。本届世界杯吸引至少50亿观众观战,这一全球最受关注的足球赛事,是运动服装生产商向球队、球员和庞大消费者推销球衣、球鞋和其它产品的重要机会。从过往多届世界杯的经历看,“大力神杯”甚至会影响Nike和Adidas等公司的股价。各大品牌为此精心准备,赛场背后还有一个赛场早已浴血奋战。

看似无悬念的是本届卡塔尔世界杯的球衣几乎再次被Nike、Adidas和PUMA三家包揽,三个主流品牌承包了26支队伍的球衣设计。其中Nike为13支球队提供了球衣,从数量上形成碾压态势。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作为本届世界杯东道国,卡塔尔的主客场球衣。卡塔尔队主场球衣呈红色,袖口处的锯齿状设计参考了卡塔尔国旗。客场球衣灵感来自该国的珍珠潜水海岸和阳光下的沙漠风暴景观,主体米白色,金色印花运用了自由的扎染工艺效果,完美呈现在球衣上。Nike也为卫冕冠军法国队进行了设计,主场球衣依旧是经典蓝色底、有金色元素点缀;前襟有精致优雅的纽扣。袖子、袖口和衣领上都有橡树叶图案,象征力量、团结与和平,而袖口上还有国旗的小细节;客场球衣图案则采用了法国经典的浪漫印花,上面印有人物、草木、凯旋门等地标建筑。

Nike在巴西经典的主场黄衫上大力彰显科技感,添加了计算机生成的独门暗花豹纹,这不仅仅是图案,也暗藏了强化球衣透气性的功能;巴西队客场蓝色球衣也同样的运用了豹纹元素。

这次为英格兰设计的主场球衣运用了蓝色渐变,这件主场服是在向1996年欧洲杯致敬;客场球衣采用了简洁的红色设计,翻领还藏了个小细节,衣领立起来后会露出“3 lions”的字样。为美国队设计的主场球衣色彩来源于星条旗,客场球衣采用了泼墨的图案设计。克罗地亚队延续了经典的格子元素,其中客场服运用蓝黑格纹搭配最近十分流行的“校徽红”,还具有梦幻的渐变效果。Nike还为荷兰队设计了金黄色主场球衣和领口与腋下具有设计亮点的客场蓝色球衣。

沙特队的主场球衣采用了白色,领口一圈为绿色。球衣带有棕榈叶图案,极富热带沙漠绿洲风情。客场球衣在绿色基础上覆盖了印花。韩国队主场红色球衣的虎纹是点睛之笔,客场黑色球衣则运用了太极元素,红黄蓝三色以彩绘形式布满周身。葡萄牙队主场球衣为红绿设计,客场米白色的加入让整体质感高级不少。澳大利亚队的主场球衣为黄色,客场球衣为稳重的深蓝色,在衣领、袖口和logo上融入了荧光绿元素,颇为时尚。加拿大队是2022年世界杯上唯一一支不发布新球衣的球队,自1986年以后就没有再参加过世界杯的国家队,这次身着Nike打造的经典历史战甲出战,必定所向披靡。波兰队主场球衣肩部与两袖部分设计了浅灰色条纹,大红色的客场球衣看起来与加拿大队有些类似。

Adidas在这届世界杯上揽下7支球队的球衣,尽管数量上不占优势,但设计的都颇为巧妙,毕竟Nike的优势在于打造专业性而阿迪主攻时尚运动精神。墨西哥队主场球衣采用了宝石绿色,在颜色上就秒杀一众球衣,图案来自于羽蛇之神;客场球衣底纹也是多种墨西哥文化符号,五个特殊符号组成了红色复杂的印花图案,与白色衬衫相映成趣,领子的内侧是“奎兹考特”的蛇形身体,这是人类身体能力的象征。阿根廷队的主场蓝白较以往更深,斜暗纹的结构也更有质感和体感;客场球衣的淡紫色配色代表着为性别平等而战。西班牙队主场球衣还是经典正红,领口颜色取自西班牙国旗。客场球衣的灵感来自于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会徽。

日本队主场的深蓝色球衣印花灵感来自纸鹤,客场的白色球衣也采取了折纸的设计元素,使球衣看上去更有立体效果。德国队主场球衣则黑金配色,还采用醒目的垂直黑色条纹设计,这是在向该国第一件球衣致敬;客场球衣以红色暗纹配金色印字,高级质感与主场球衣一脉相承。比利时队主场球衣的最大亮点便是袖口上的火焰,由色彩线条组成的火焰图案很有视觉冲击力;客场采用了主体白色的设计,色彩丰富,节奏明快,“LOVE”几个字母令人印象深刻。威尔士队主客场球衣领口设计都别出心裁。主场红色比客场白色更突出。

PUMA为了6支球队进行了设计,与Adidas一票之差屈居第三。但实际上Adidas和PUMA这两个品牌的创始人是同胞亲兄弟鲁道夫·达斯勒((Rudolf Dassler))与阿道夫·达斯勒(Adolf Adi Dassler)。这一点上看,兄弟二人总得票也是13票,追平了耐克。最初兄弟俩在德国建立了“达斯勒兄弟”制鞋厂,兄弟俩一人负责设计,一人负责销售。1936年美国著名的田径运动员杰西·欧文斯(James Cleveland Owens)在德国柏林奥运会上夺得了四块金牌,达斯勒的品牌开始火爆。1947年随着兄弟俩生意越做越大,不过矛盾分歧也不断突出,最终哥哥鲁道夫选择离开达斯勒兄弟公司,创立了自己的公司Ruda,后改名为PUMA。

PUMA推出的这些球衣统一于一种风格印象中,领口和袖口的剪裁比较讲究,廓形较为贴身。瑞士队主场球衣为亮红色,略带复古风格;客场米白色球衣整体风格比较稳重。塞内加尔队的客场球衣为主体绿色设计,配色很漂亮。塞尔维亚队的主场球衣采用了暗红、白、金三色的设计;客场白色球衣的装饰纹样来源于米哈伊洛大公纪念碑上的八角形火镰纹饰,同样的八角形纹饰也被应用在了塞尔维亚国家队的新队徽中。摩洛哥队主场球衣堪称“98年经典款致敬版”,白色客场球衣印号周围的圆形图案,取自于摩洛哥传统马赛克图形。乌拉圭队的主场球衣为主体天蓝色并搭配白色领口;客场则采用白色设计,蓝色化为了贯穿整件球衣的竖纹。加纳队主场球衣胸前正中心为象征加纳的“黑色之星”,袖口的颜色则来自加纳国旗;客场球衣是全新造型,整体设计以红色为主,更具西非风情。

除了三大品牌的丰富设计,其余品牌则基本签署了一对一协议。New Balance承包了哥斯达黎加队的世界杯战袍,战袍上出现了2021年12月刚推出的,灵感来源于该国盾徽的新队徽。Hummel为丹麦队推出了独特的单色设计,主场球衣灵感来自1992年欧洲锦标赛上一件经典的球衣。Marathon给厄瓜多尔队设计了新的队徽,主场服以充满活力的黄色底和蓝红色点缀为特色,袖口饰有国旗的细节,前襟饰有微妙的Z字形图案,上背部还有一幅国家地图。伊朗的主客场球衣由本土品牌Majid提供,主场为红色,客场为白色,肩部有三角形暗纹。

突尼斯队的主客场球衣由Kappa提供,红色和白色为突尼斯国旗的主色,主客场球衣的暗纹印花为迦太基古国名将汉尼拔铠甲的图案。“非洲雄狮”喀麦隆队的球衣亮相比较晚,这其中还有点协议小插曲。法国法庭判决Le Coq Sportif与喀麦隆足协签署的合作协议依旧有效,并且Le Coq Sportif也为喀麦隆国家队打造了2022年世界杯球衣,但最终喀麦隆国家队还是选择穿着One All Sports的球衣出场比赛。

尽管足球的源头蹴鞠来自于我们中华文明,但现代足球的起点在英格兰。在英格兰,最早的足球比赛显然没有过多考虑服装的因素。那时没有正规的球衣,球员们往往穿着打板球的白衬衫或者是正装衬衫比赛,甚至还有可能是穿着法兰绒套头衫上场参加比赛。为了区分不同的队伍,一些俱乐部采用颜分,而另一些则使用帽子、围巾和腰带来区分球队。总之,这就是有些简陋的球衣历史起点实况。

当然,运动员球衣也有一些明令禁止的规范和要求,譬如无论球衣的样式如何,都不允许任何球队穿黑色球衣比赛,因为这是裁判专属的颜色,尽管裁判们穿着的是定制正装上衣,而不是球衣。直到1992年,也许是裁判们厌倦了黑色,英格兰取消了这一限制,当时英超联赛允许裁判员穿绿色衣服。随后在1994年世界杯上,国际足联的官员穿上了黑色、黄色或紫红色的衣服,从那时起,裁判员们就开始了对蓝色、粉色、黄色和绿色全方位色彩的探索。提到颜色,最初门将穿的是与队友相同颜色的球衣,只是戴着帽子以示区别。即便如此,在禁区内的手球还是很难判罚,因此,在1909年,足球协会重新制定了规则, 要求守门员穿其它颜色的球衣。

除了色彩区分职责和归属,球衣中的号码也是区分和归属的重要元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澳大利亚橄榄球比赛中,以及20世纪20年代初的美国橄榄球联赛中,都出现了带有号码的球衣。足球衣号码最早出现在1928年英国阿森纳对阵谢菲尔德的足球比赛中。随后在1933年足总杯决赛中再次出现,但那时号码的排序比较别致,譬如埃弗顿球员(Everton F.C.)穿1-11号球衣,曼城球员(Manchester City F.C.)穿12-22号球衣。由于号码的便捷性而被迅速推广,国际足联在1938年世界杯上引入了标准的1-11号码,并在此后强制使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制造商茵宝(UMBRO)是第一个试验新合成材料的公司,它曾为博尔顿队(Bolton Wanderers F.C.)1953年足总杯赛决赛生产了一件闪闪发光的反光球衣,开启材料功能技术革新之门。为了让球衣适应更热的环境,有更好的质感和舒适性,同时看起来也更让人赏心悦目。意大利和南美的制造商们采用了更轻薄细腻的棉布作为球衣材料,他们还放弃了纽扣和领子,采用短袖和更讲究更合身的剪裁,V领和紧身袖口成为新风尚。 茵宝为1966年世界杯决赛中的英格兰和西德队设计的球衣成为当时球衣的典范。也许最大胆的设计举措来自于巴西,1950年世界杯是全白球衣的天下,巴西队黄色球衣、绿色镶边、蓝色短裤成为独特的巴西风格。

1970 和 1980 年代是开启球衣商业主义的时代,随着赞助商徽标的出现,球衣发生了新变化。1973年,布伦瑞克(Eintracht Braunschweig)首次在球衣上印上Jgermeister的商标,开启球衣商业植入元年。也是这一时代,棉花开始让位于聚酯纤维,印刷和编织球衣的新技术也得到了大力发展。1980年Admiral最早将色块印在英格兰队的球衣上,西德队和荷兰队也在此时运用这一技术。丰富的印花让球衣花哨而又有潮流情调,这也开启了足球服和街头时尚的交织之门。球迷和非球迷们开始沉浸在球衣带来的时尚感。一个巨大的市场开始出现,人们开始在体育馆内外穿着复制的球衣,这些球衣成为了游走的广告牌。

当下球衣已经进入新的技术元年,2021年意大利队穿的彪马球衣只有72克重,具有较高抗拉强度的新材料也被不断开发出来,有的球衣通过添加特殊材料来压缩和保护肌肉,堪称人体的第二层肌肤。具有更好通透性,能够排水,带走汗水,在球衣表面迅速蒸发的技术广泛使用。甚至还出现了用竹子和咖啡渣等绿色环保制作的低碳球衣。最为突出的是世界职业足球进入可穿戴大数据时代,从专注于提高认知能力和训练状态的大数据收集“头套”,GPS定位的运动背心、针对心脏检测的植入式起搏器,还有遍布躯干、上下肢的数据收集装置,几乎实现了将运动员所有身体机能,甚至大脑活动状态数据全覆盖的程度。球衣设计也通过收集足球运动员和足球动作大数据进行,设计团队利用4D可视化技术在成衣之前对面料延展性,悬垂度和合身度等方面的表现进行分析。

Bloke core成为今年时尚词典里的热词,再次引领一波时尚风潮。Bloke core这一潮流的源头可追溯至1980年代的英国,Bloke可以理解为阳刚的男性,这是一种从八九十年代英国酒吧文化中汲取灵感的穿搭风格,塑造一种看球赛的阳刚酷老爸形象。足球对于欧洲人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运动,更是一种文化,球迷们喜爱穿着所支持球队的球衣,搭配日常着装来为自己支持的球星们打Call。因此,Bloke core风格常表现为混搭运动风与复古风格的复合体。Bloke core风穿搭的关键,主要是三种单品:球衣、牛仔裤、足球鞋的组合或搭配。

时尚总是像一面镜子一样折射背后的社会文化现象和事件。今年Bloke core潮流再度兴起,显然与卡塔尔世界杯有关,有一股足球亚文化回潮的态势。足球运动员作为绿茵场上真正的主角,早已超越体育本身获得不可估量的大众影响力,正因如此,许多优秀的球员或足球俱乐部与时尚品牌合作,成为新的时尚偶像。譬如梅西(Lionel Messi)首次以巴黎圣日尔曼球员身份亮相,其穿着的便是 Dior Men创意总监Kim Jones打造的经典剪裁西装。

为了预热世界杯,为了赚个盆满钵满,今年不少品牌重拾“球衣美学”,怀旧九十年代的英伦时尚,将其重新带回到现代设计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合作就是由前古驰创作总监Alessandro Michele操刀的Adidas x Gucci联名系列,这个系列以1979年Adidas的产品型录为灵感,结合Gucci的设计语言,延续复古运动风尚,融合高级时装及街头潮流语言。

当今潮流王者Balenciaga也在其位于纽约证券交易所的2023春夏系列发布会上携手Adidas巧用英超曼联队徽发出时尚潮流来袭的预报,穿出去可以蹭一波世界杯铁杆球迷热度了。西班牙品牌Palomo与运动品牌 Puma,也以1970年代足球明星 Johan Cruyff 为灵感,联名推出了一系列球衣和球鞋。还有Palace、Moncler、Stella McCartney 等品牌也在与顶级足球队合作发行联名系列。

包括bloke core风格,时尚与足球之间愈发频繁的跨界合作,给予我们诸多启示。球衣对于流行文化的追随者来说,是一种到位的展示自我的全新方式。近年来,无性别穿搭和复古风是时尚潮流的关键词,同时具备这两种特征的球衣乘着这股风尚,吸引了无数球迷以外广泛群体的关注。伴随Z世代对轻户外运动的追捧,足球衣和棒球服一样成为主流运动单品的趋势势不可挡。再者,受到疫情影响,大家对运动健康的诉求进一步提升,这也促使运动风潮趋势不断升温,美观和实用兼顾的“轻运动风”成为趋势。足球球衣潮流化正在退去“太运动”,形成一种日常潮流,让足球元素更多的进入到非球迷群体。同时,球迷们也在时尚中更加坚信自己的近乎信仰般的热爱。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